鹤壁市大自然禽业有限公司

24小时咨询热线(同微信号)

15515047025

蛋鸡养殖新闻
蛋鸡养殖新闻

当前位置:/ > 蛋鸡养殖新闻 >

联系我们

CONTACT

联系人:王经理
电话:15515047025(同微信)
邮箱:hndzr123@126.com
地址:河南省鹤壁市山城区

湖北60-120日龄青年鸡大量压栏 省农业农村厅可协调转运

2020-03-10

养殖场里的“青年鸡”已经超过130天日龄了,马上就养到要下蛋的日子了——这还能算作“青年鸡”吗?
 
“青年鸡”,是指刚出壳的“鸡苗”到交给养殖户养殖的“蛋鸡”的一个中间阶段,蛋鸡之后,就变成了待屠宰的“淘汰鸡”。
 
有的养殖户有能力从鸡苗养起,便从种禽场买回刚破壳的、叽喳叫的小小鸡崽,作为120天后的补充梯队养着。
 
更多养殖户因为缺乏设备和空间,就从像张盛进这样的鸡场预订青年鸡,青年鸡场把鸡崽养到快要下蛋了,再按合同上的时间交给客户。
 
张盛进手里这三批7万只青年鸡,半个多月前就应该送到客户的手里,但相关的通行证却迟迟办不下来,即便办下来,转运还是有不少困难。
 
不像被视作农业生产物资的鸡苗,“有些地方还是把青年鸡当作‘活禽’管理,运输上限制很严格。”湖北省家禽业协会工作人员表示。
 
在湖北,类似张盛进这样的养殖户还有不少,手里“滞留”的青年鸡动辄从几万只到几十万只不等。
 
对客户来说,到日龄的淘汰鸡“淘汰”不掉,仍放在鸡笼里养着,应该补充的青年鸡,却进不来。
 
青年鸡全都挤在鸡笼里,转运不出去。
 
随便走的国道高速 难过关的乡镇道路
 
105天和客户约定好的青年鸡的日龄。养到这么大,他就要给客户送过去了。
 
青年鸡场所在的枝江市、宜都市和当阳市,都是湖北省宜昌市的县级市。
 
在3月4日湖北省发布的yq风险等级评估报告中,当阳属于“高风险市县”,枝江和宜都则属于“低风险市县。”
 
但对于张盛进来说,转运青年鸡的难度和疫情最严重的那段时间并没有太多差别。
 
从2月9日起,便开始想办法,却总是办不下通行证。农业农村部公布了相关问题的受理电话,他通过电话反映情况后,
 
“部里转省里,省里转市里,市里则给了当地指挥部的电话。”联系上当地防控指挥部后,对方要求从村一级往上报,“村里报到镇里了,镇里又不批。
 
我问农业部门,他们说只负责开票,也不知道通行证的事怎么弄。”
 
即使能办下通行证,但还有些事却是通行证无法解决的。“我们的基地都在村里,村里不让外面的车进村,说要运就要用本村的车。
 
但是村里的车又不准我们开出枝江。”每一个小步骤都要“扯”上好几天。
 
“中央、省里都出了一系列措施,但到了地方上,到了乡镇,执行起来可能就比较麻烦。”同样养殖青年鸡大自然禽业说,
 
“现在农业农村部门发的通行证,在国道、省道、高速可以随便走,但到了乡镇就不一定认了,村里就更别谈了。”
 
从鸡场所在的湖北省随州市广水市,到饲料厂所在的随县,村里到下高速一共有9个卡口,还有许多巡逻执勤车。
 
出了村,每一个卡口都要查验通行证和驾乘人的身份——通行证上规定了驾驶和副驾驶,连多一个搬运工都不能带,“一旦人证信息不符,通行证都给收了。”
 
出村去拉饲料,在路上还要遇到多个这种卡口。
 
因为多处道路封闭,原本王鹏的饲料车可以直接经由国道和省道去饲料厂,现在不得不绕行高速,
 
“来回多走100多公里吧,司机的出车费也涨了,加上搬运工的工钱也涨了,原先每去一次大概600元成本,现在要1500元。”王鹏说。
 
而且这个通行证只允许他们晚上8点至清晨6点出行,饲料车在清晨6点之前“必须出广水市,上高速”,
 
在高速口附近的饲料厂装到饲料以后,要等到晚上8点,才能下高速往村里走。大晚上的到了村子,还有几道障碍等着他们——晚上无人值班的村道路障。
 
饲料车在回村路上障碍重重,已经有经验了。
 
他把自己鸡场的铲车停在村口作为路障,这样在晚上需要时就可以自己挪走;而村里面村组与村组之间的路障,
 
就只能带着鸡场为数不多的几个工人,手动清理,等到饲料卸下来,饲料车开出去,再把路障还原。
 
他的鸡场只办下饲料车和鸡蛋运输车的通行证各一张,这也就意味着他只能每天出一次车、拉一趟饲料,来养活鸡场里的11万多只青年鸡和6万多只蛋鸡。
 
虽然现在运的只是饲料而已,却已经有村民在背后议论:“不能让他跑了,太危险了。”
 
青年鸡场装不下 养殖场里却是空的
 
yq刚开始的时候,段俊还没有考虑过鸡场里的青年鸡会面临什么问题。
 
因为首先摆在面前的是饲料问题,不能让鸡饿死了。之后是鸡苗运输的问题。
 
指挥部明确要求保障包括鸡苗在内的农业生产物资运输畅通之后,大概二十天前,他准备把5万只鸡苗运给客户。然而,种禽场所在的村子不放他们走。
 
客户见鸡苗运不出来,便表示不要了。5万只刚孵出来的鸡苗被安排工人全部活埋。
 
“那时候鸡苗一只能卖到5到7块钱。”之后他就把所有鸡苗都停止孵化了。
 
不像“孵出来当天必须运走”的鸡苗,原本觉得青年鸡的情况稍微缓和一点,比合同上规定的日期差几天也没关系,
 
“本来是60天出栏的,我想还可以再等一下,大不了到70天。可现在是一等再等,一拖再拖。”
 
在武汉市江夏区和黄陂区的两个鸡场里,手上积压了近20万只青年鸡,其中有28000只已经超过80天日龄了。这些鸡本来可以带给他每只18元的收入。
 
“鸡每天都在长,每天体重都在增加,时间长了就不行了,笼子只有那么大,它的体质会出现问题,产蛋性能也会有影响。”
 
担心,这样下去不知道还会出现什么问题。
 
而在养殖场里,“厂里都是空的,等着鸡过去。”养殖户的生产计划早就拟定好了,“什么时候进小鸡,什么时候卖淘汰的蛋鸡。”
 
这样便能保证每一时间段内都有一定量的蛋鸡在生产。
 
现在,这些生产计划全部都被打乱了。“如果现在进‘鸡子’耽误了,可能会有半年时间都空着。”张盛进说。
 
从其它能运输的青年鸡场找青年鸡救急,这个想法也不太现实。青年鸡场也是按照订单合同有计划地生产,
 
“育雏场是有限的,一般很少会有空位,都养着不同日龄的青年鸡。
 
我们的生产订单已经排到四五月份了,如果要从我这里重新订,那只能5月才开始养,再养105天后,都到下半年了。”
 
自己和客户签订的合同,如有违约需要双倍返还订金,加上每只鸡的成本,积压在鸡场里的青年鸡或会让他损失近300万。
 
“这个问题解决了,下一个问题又来了”
 
yq出现后,首先还关心不到青年鸡的事情。每天下蛋不停歇的蛋鸡们,此前给他“准备”好了超过百万枚鸡蛋。
 
2月17日前后,湖北省农业农村厅公布了他和其他很多养殖户、种植户的情况,很多人取得了联系。
 
对方办下相关通行证后,几天时间,库存就全卖掉了,“现在还剩几百箱,比正常情况稍微多一点。”
 
接下来让他发愁的是淘汰鸡的问题。“这4万只蛋鸡已经超过600天日龄了,本来正月初就要淘汰卖掉的。”
 
刚出yq时,对活禽的管控极为严格,完全禁止运输;后来稍微有些放开,但也并不是所有地方都允许活禽上路。
 
他以前联系的山东和广东的屠宰场,现在一听是湖北的鸡,还是不愿派人派车来拉。
 
另一方面,现在也找不到抓鸡的工人。“以前需要20个工人,得卖两天两夜,不断有车过来。现在根本找不到人。”
 
到日龄的淘汰鸡“淘汰”不掉,仍放在鸡笼里养着,原本计划从自家青年鸡场补充的青年鸡,还有10天左右就到进笼的日龄了,却进不去,
 
“往后喂,又能喂多长时间呢?”
 
人工的缺乏,甚至让日龄35至50天就该接种的禽流感疫苗至今还接种不了,“这是最重要的事情。”
 
他购买的疫苗需要在武汉中转物流,但货物到了武汉之后,就停住了。
 
购买的疫苗只能运到镇上,他再派饲料车从镇里拉回来。但拉回来也就只是拉回来了,
 
“人不能过来,没人做疫苗。一个人做一种疫苗的话,一天只能做三四千只,如果光靠我们饲养员做,要做几个月。”
 
青年鸡一天天长大,给青年鸡用的鸡笼已经快装不下了。
 
不断长大的青年鸡,挤在逐渐不能安置它们的笼子里,体型加大、密度增加,谁也不知道它们会不会在什么时候就发一场病。
 
“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出现高致命的禽流感,不是我一个人的鸡没做疫苗。”
 
“我们这种规模化鸡场是全封闭的,环境还比较可控。那些散养的鸡环境不可控,风险更高。”
 
本来鸡场里有一个650平方米大、1.5米深的发酵池,用于储存鸡粪,之后再卖给苗木公司作肥料。
 
但现在鸡粪显然不属于“生活保障物资”、“生产物资”或“防疫物资”的任何一种,鸡场的鸡粪车根本没法出村。
 
3月1日,接近1000立方的发酵池已经被鸡粪填满,不得不找工人把多出来的鸡粪堆到鸡场这边的田地里。
 
“再弄一个月,鸡粪都没法弄了。”这一个多月来,王鹏最大的感觉是,“这个问题解决了,下一个问题又来了。”
 
虽然当地农业农村部门的领导给王鹏承诺过,只要相关检疫手续办好,可以想办法帮他办下青年鸡的通行证。
 
但现在这个没有工人、不一定能找到运输车辆、乡镇村庄道路不畅通的局面,让他有些丧气:“就算给我一个证,‘鸡子’也运不出去。”
 
活禽流通量缓慢增加 省农业农村厅将协调转运
 
并非所有湖北的青年鸡都完全无法转运。客户在其它地方预订的青年鸡已经送到了,以至于客户会觉得他是不是主观上不想送?
 
他还知道有其它地方的青年鸡送进了宜昌,更是困惑不已:为什么能进不能出?
 
不过好在合作社里有一部分社员采用的统一分配的模式,鸡苗、饲料、青年鸡的销售都由合作社联系,虽然不同时间会有市场价格的波动,
 
但一年下来再由合作社统一结算平均分配,参与的社员便能共同分担市场风险。
 
而夹在“农业生产物资”和“活禽”之间的青年鸡,转运难题也出现转机。
 
最新消息是,湖北省家禽业协会已经给协会会员们发去了通知:
 
接省农业农村厅通知,若有青年鸡压栏不让转运的,请及时上报协会秘书处,省厅将协调转运。
 

版权所有:Copyright 2011-2016 鹤壁市大自然禽业有限公司

电话:15515047025 地址:河南省鹤壁市鹤壁集镇